通知:热烈祝贺南京道教网成功上线!

南京名观
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南京市江宁区丽泽路南,南广学院北门对面,方山南侧洞玄观
  • 手机:13905296416
  • 办公室电话:0511-85722219
  • E-mail:NJFSDXG@163.COM
   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斋醮科仪斋醮科仪

太清道德显化仪

时间:2015-7-6 11:54:54   作者:佚名   打印本文  点击:1649

太清道德显化仪

太清道德显化仪

经名:太清道德显化仪。一卷。底本出处:《正统道藏》洞神部威仪类。

太清道德显化仪

上寿供献

宣卫灵咒,请称箓职

具职臣姓某上启太清玄元无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、道德天尊,圣母先天大圣后、太乙元君,太清洞神诸君丈人、上相上宰上保上傅君,三天四相宰辅卿监诸司官典,列位仙曹灵官,三界真灵。咸望洪慈,洞回降鉴。臣闻:太虚寥廓,上有帝乡,元炁微茫,中存道体。乃睠太清之境,是为浩劫之家。道炁亿万,重界鸿蒙,而是域官君千二百名,造化以为臣。妙有妙无,惟恍惟忽。功虽不宰,由仁民爱育而功施;迹本难穷,因垂世立教而边显。臣某窃稽纪传,妄测圣神。昔武丁恭巳之九年,当斗柄建寅之望日。谓混元之诞,实在兹辰。故贺典之修,盛行于世。此特表人心向慕云尔,乌足为圣德光益者哉。今之日,弟子某等,欣戴深深,歌咏不已。辟清坛而设醮,趋丹陛以称觞。伏愿不弃贱微,特回宴蠁。青牛紫炁,俨如度函谷之时;白马朱鬃,宛若降茅山之日。群真共会,一念潜通。臣等瞻望天阶,不胜凝俟之至。谨稽首再拜,奉请。

请圣

志心谨谨,奉请太清太上天帝君、太清天帝丈人、太清九老仙都君、太清九炁丈人、上相方诸宫青童君、上宰西城总真王君、上保太丹南极元君、上傅白山宫太素元君、玄中大法师河上丈人、文始先生尹真人、泰玄上相张真君、天机上相葛真君、天枢上相许真君、佥书上相浮丘真君、上元大有真人、中元太极仙翁、下元太清仙伯、洞神太极上相、洞神太极仙伯、洞神太玄上仙、统洞神三天护法都帅、洞神九天大兵统、洞神太微仆射、洞神太极仆射、洞神木部尚书、洞神火部尚书、洞神金部尚书、洞神水部尚书、洞神土部尚书、洞神太微护兵大卿、洞神太极益算大卿、洞神紫府上仙大卿、洞神大仙仙威监、洞神太极上仙大夫、洞神三天斩妖护尉、洞神碧虚上仙大卿、洞神九天保命上仙监、洞神紫微七政大监、洞神金阙盟威大监、洞神扶桑旸谷大监、洞神太极上仙监、洞神玄都仙令大监、洞神太极仙府兵录、洞神九天护府司直、洞神九天云雾大监、洞神紫府校尉、洞神明六明虚真监、洞神八极仙都护尉、洞神北极大监、洞神太极总神都司君、太清千二百官君、太清上章诸宫曹官、太清左右侍香金童玉女、太清左右侍卫龙虎君、琅琅干真人、嵩山寇真人、太清历代授道真人、太清开化三界神仙、日直香官使者、当境土地正神。

降圣

臣等诚惶诚恐,稽首顿首,再拜谨谨,奏请太清玄元无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、道德天尊。臣等恭望洪慈,流光宝座。

太清乐引

臣等不揣凡愚,僭邀天仗。伏想神龙骖驾,天马启途,十二卫官以前呵,九万飞仙而后从。流霄建节,云霞浮十绝之旛;大辂鸣銮,日月耀五明之扇。臣等挹瑞彩於上古,依末光於中天。采一事之奇可,极铺张之美陈。七珍之供愿,将庆贺之仪。臣等无任稽首再拜、舞蹈之至。

步虚

宝座临金殿,霞光照玉轩。万真朝帝所,飞舄蹑云根。

臣闻:昔既诞於仙姿,盖先陈於神水。挹东井黄华之沼,体发金光;注西华流汨之池,身生玉泽。一自九龙之荐瑞,遂令千古以为荣。兹取其名,载扬厥美。衍灵溪之一脉,流泽何穷;分东井之余波,飞仙可托。臣等仰对道前,谨伸上献。

法源流润天尊

献香

臣闻:在道之中,惟香是尚。出清微者名解脱,有济幽度显之功;产聚窟者号返生,有起死回骸之妙。盖功非在物,而在德;亦闻不以鼻,而以心。若人间卉木之为馨,岂天上神仙之所欠。然礼以少为贵者,物取其奇,则诚之不可掩夫,天其可享。臣等仰对道前,谨伸上献。

香云结篆天尊

献花

臣闻:仙苑群芳,奇花万种。常旸日窟,仰攀若木之华;玄圃骞林,采撷空青之蕊。繁英吐而灵风昼永,朱紫艳而道日春融。盖非凡世之色香,宜备至尊之赏玩。把琼芳於席上,愿奉天欢;化宝盖於空中,同依道荫。臣等仰对道前,谨伸奉献。

琼英绚彩天尊

献烛

臣闻:原灯烛之虽微,济阴阳之不及。兰膏继晷,吐朱焰之荧荧;阳燧取精,扬丹辉之耀耀。乃若太清之仙境,岂资爝火之余光。义或取於报阳,礼宜供於列炬。臣心如此,鉴一点之长明;道力发之,徧十方而洞照。臣等仰对道前,谨伸奉献。

慧光无碍天尊

献茶

臣闻:凡卉木神奇之品,皆真仙服食之腴。七明石芝,西锡昆吾之贡;十结神草,北来空洞之深。况道家之众药尤多,岂人世之一茶足羡。然以奉至尊之寿,固宜效所贵之仪。蓬莱山有三,敢自诧通仙之妙;上清品第一,尚有希换骨之仙。臣等仰对道前,谨伸奉献。

灵通品量天尊

献酒

臣闻:大驾昔游於四极,寿觞争献於群仙。东海青童,奉碧醴金津之宴;九天上帝,开云浆月液之筵。琼花贡自朱陵,甘液来从紫府。遐想当年之美,再修今日之仪。援北斗,酌天浆,上奉九重之春色;酿西江,为寿酒,愿同六合於醉乡。臣等仰对道前,谨伸奉献。

玉光浮润天尊

献果

臣闻:乘舆,昔巡狩之时;仙果,省职方之贡。九灵西母,进金紫之交黎;南极夫人,上赤灵之火枣。东掇扶桑之椹,北收空洞之瓜。想遗美之如存,效凡仪而有献。颂三千岁,方成之实,未足为多;得七百年,不汗之枝,愿言分赐。臣等仰对道前,谨伸奉献。

宛味希夷天尊

进疏

臣闻天地之德,固无待於形容;日月之光,又何加於绘画。况大道在名言之表,而重玄超思议之前。虽喻以尘沙万劫,测量而莫尽;岂形诸案牍一言,褒赞之能详。盖露表之云云,实风刀之凛凛。河海於细流,不择恃此无虞;天地之大德,日生受之必至。所陈丹悃,谨用上闻。

宣疏,宣关,向来,回向

显化礼文

步虚

臣闻:状太虚之体,虽至人莫叩其端倪;圆日月之容,纵巧匠难施其光彩。恭惟太清仙境、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、道德天尊玉陛下。生於无极之先,出於太虚之上。匪有匪无,匪声匪色,独为至道之宗;能长能短,能方能圆,莫名万物之母。大包宇宙,细入毫芒。巍巍荡荡,无能名;昏昏默默,不可识。粤自洪源肇启,玄化潜流。高卑奠清浊之形,动静制刚柔之体。风雷山泽,联八卦以相生;春夏秋冬,运四时而不忒。日月星辰,丽乎上;人民品物,生其间。总总林林,生生化化,此则运元炁而开天地者也。及其九皇既立,历代相承。乃降世以为师,遂因时而设教。陈纲立纪,经论天下之大经;利用厚生,成就生民之众务。此则随世代而立人道者也。然后建道德之宗旨,作清虚之法程。七部妙经,随三乘而接引;九还丹诀,付上士以修行。间陈礼乐之原,或演浮屠之学。本末毕具,精粗备陈。万法千门,一致百虑,此则顺时俗而立教化者也。以至分形三界,应迹十方。或耀魄勾陈,上理星象。或韬光柱史,下佐国家。指白骨以成人,救洪灾而度劫。扶危拯难,无感不通,济死度生。有缘者遇此,则亘古今而度人无量者也。故神通辉赫,功德崇高。在天为万圣之尊,在世为三教之长。三十六天、三十六地,咸归掌握之中;八十一岁、八十一身,始显化生之迹。神明不能极其妙,圣智不能穷其源。虽万声万舌而赞扬,穷劫难尽;若一话一言之陈述,於道何裨。以今臣与弟子某等,望沧海以神流,瞻泰山之目极,不量诳惑,辄效褕扬。取圣号以为纲,删成九礼;摘仙经而颂美,十不一存。惟其极爱敬之深,不自觉文辞之陋。伏愿道心默感,天鉴潜通。以涓尘琐琐之言,固毋足采;然江海汪汪之量,何所不容。臣等各运诚心,共宣妙范。

举,按人各恭敬

志心皈命礼,杳冥昏默,冥寂玄通。粤从空洞无本,太空为道体;初发玄元始凝,祖炁立天根。造化三才,开张万范,处无象无形之内,居太初太易之前。神宝丈人,众和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。

恍惚杳冥中有象,上无复祖道为尊。

包含造化运阴阳,剖琢虚无立天地。

上辅大罗元始化,中弘灵宝道君风。

尊居太清太极宫,是号无为大道主。

志心皈命礼,凿开混沌,剖破玄黄。道炁混凝,由大罗而生三境;元纲流演,从祖劫而化生诸天。上列九霄,下分三界,立境界之修品,奠真仙之奥区。徧及大千,成宗皇一。万天教主,众和太上老君,混元上德皇帝。

一自洪蒙流梵炁,便从祖劫立天根。

五千五百亿重天,三洞三十六部教。

各从境界明修品,悉为真仙第等阶。

天人真圣尽师承,功德巍巍超万劫。

志心皈命礼,降九皇而设教,委历代以为师。自伏羲以至周康,阅世者数万余载,始郁华而终郭叔,称子者十有五名。体元长仁,开物成务,示百王之轨范,作万古之楷模。历代帝王师,众和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。

皇帝王风随世立,通玄盘古古先生。

郁华广寿大成称,广成随应赤精号。

录图务成尹寿列,真行锡则燮邑名。

育成经成郭叔终,历代为师兹可述。

志心皈命礼,因机立化,随劫度人。道德五千余言,开辟金丹之祖;符箓千五百卷,流传正一之宗。教同出而异名,道并行而不悖。天人仰赖,仙圣依归,玄中大法师,众和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。

化身静老初行教,东国君臣得度多。

道归文尹显金丹,法付天师明正一。

真多宋伦傅炼养,谦之干吉得经科。

枇糠陶铸几神仙,万古玄风长不泯。

志心皈命礼,阐真一旨,开不二门。通礼乐之原,明道德之归。东鲁起见龙之叹,设泥洹之果,演浮屠之教;西胡来乘象之迎,自号古先生,时称隐君子,名虽鼎立,德并川流。三教宗师,众和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。

粤自殷周初显迹,周流夏世立规程。

八十一国变胡风,九百余年明道化。

宣圣闻风师礼乐,烦陀稽首受浮屠。

乃知三教本同归,后学纷纷徒自苦。

志心皈命礼,道通古始,德妙玄同。上为皇,下为王,得之则可内治身,外治国,无所不宜。兼阴阳名法儒墨之长,极古今治乱天人之辩。深矣远矣,至大顺;恍兮忽兮,归无名。道德天尊,众和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。

道德二篇初降世,百家众说总陈言。

虚心实腹混希夷,复命归根守玄牝。

无为无欲归清静,常德常名贵自然。

修齐治平特其余,今古神仙从此得。

志心皈命礼,以无入有,委炁成形。自郁单六炁,电之祥,难穷载劫;迨天水五色,珠之梦,始现其身。一从白鹿以升天,再显青羊而降蜀。非迹之迹,自然而然。降生天尊,众和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。

众仙捧日从天下,五色流珠结圣胎。

历年九九应乾元,诞日五三符洛数。

得姓元因攀李树,出尘生即步莲花。

天上天下独为尊,相好端严俱第一。

志心皈命礼,变化无方,神通莫测。或为千二百,老子应现诸天。或为百八十,道君接引凡界。号不专於三十六号,名非止於七十二名。虽法身充满,如虚空而妙体,本来常湛寂,混沌万变。众和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。

妙体本来归至一,化身千百未为多。

春为上景夏老翕,秋化神光冬童子。

世号福神现玄武,天称星主理句陈。

譬如宝月在虚空,凡有澄波无不见。

志心皈命礼,功高列圣,德冠两仪。布惠行,仁如春生;於万物,随机赴感。似月现於千江,拯苦难於微尘,济黎元於浩劫。四生慈父。三界仁师。无量度人,众和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。

三界众生真父母,劫终劫始度天人。

翦凶示相灭庞勋,救疾垂慈起光映。

华夏蛮戎俱受化,昆虫草木亦蒙恩。

分身应化若微尘,功德赞扬莫能尽。

上来礼赞功德,已遂周成。盖以求太虚於言象,恶睹其真;尽盛德之形容,难加其美。尸太清之为妙,岂副墨之能知。藐然豹管之窥,甚矣龙墀之渎。既周赞礼,谅沐鉴观。切念臣等钻仰玄风,渐摩妙化。非不悦抱一守雌之道,其无如抗尘走俗者何。道愈远,神愈卑,何自致内观之地;心未澄,欲未遣,无由造常寂之天。哀此微生,爽然自失。惟愿慈尊之矜,悯特施法,力以提携。令臣等忏断业缘,早出沈迷之网;洗空结习,咸归清净之风。法众虔诚,同伸忏悔。

稽首皈依三清上,无为教主混元尊。

太清道德众真仙,太极洞神诸宰辅。

臣等自从无始劫,无明贪爱蔽真心。

或违千二百新科,或犯百八十大戒。

是非人我生邪见,空色有无堕法尘。

茫茫欲海了无律,衮衮爱河那有岸。

自恨此身无定故,轮回生死几曾停。

以今仰对大慈尊,忏悔愿成无上道。

重告道场同业众,静心摄念露真诚。

受持十愿结良缘,消灭尘沙千万罪。

一愿圣人寿万岁,二愿天下溥安宁,

三愿道德常演化,四愿风雨顺时行,

五愿老幼行慈孝,六愿夭阏获全生,

七愿三途无苦难,八愿徧地息刀兵,

九愿水火不兴害,十愿疫瘴不流行。

罪从心起将心忏,心若灭时罪亦无。

无心无罪两俱空,此即是名真忏悔。

回向

向来朝礼至真,披陈忏悔,赞扬功德,并已周圆。伏愿不舍慈悲,普施恩贶。削愆尤於黑簿,罪垢风清;纪福寿於丹书,善芽日长。为上因缘,志心称念太清显化天尊,不可思议功德。

显化设醮仪

宣卫灵咒,请称法位

具位奉行,太清显化醮法。祭酒臣某上启太清玄元无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、混元上德皇帝、道德天尊,先天太后,太乙元君,太清诸君丈人,太清四辅河上丈人、文始先生,三天四相,洞神宰辅卿监、一切仙曹,太清千二百官君,左右金童玉女龙虎君,三界官属,一切威灵。咸望洪慈,俯垂洞鉴。臣闻:有物混成,强名曰道。在希夷之表,无形无名;以无情於恍忽之中,有象有精,而有物。天地万化由之而出,阴阳四时得之而成。形色智力、消息之来者不穷,进退存亡、邪正之相寻何已。苟无主宰於其间者,乌能悠久而不息哉。惟我混元,是为道祖。念群有皆吾之有,能不扶持;而众生自我而生,奈何委弃。遂分灵於浩劫,将应化於微尘。为皇者师、帝者师、王者师,更万世而无倦;立天之道、地之道、人之道,使三才之咸安。化被洪纤,风行隐显。万物归而不为主,其德乃贞;百姓用而莫能知,可名为大。臣某蓬荜贱士,刍狗陈人。夙荷大造之恩,获处下风之列。分於道,形於一,虽同委顺之全;知其雄,守其雌,未悟谷神之妙。属遇真元之令节,诿为祖炁之降辰。八十一身,犹是太虚之全体;七亿万劫,不殊元始之初年。蕞尔寒微,亦念浮生之易失。慈尊哀悯,特施余泽於含灵。复命归根,咸使得长生之道;修缘证行,庶逢开大有之期。臣等致恭上香,初献。

初献,宣词

按如词旨,一讽达天聪,仰觊道慈,俯垂省览。臣闻:自然者,道由不生,所以生,生妙用谓;神以不有,而能有,有况元象。隐於空洞而至真,本於太无。始乎无始,终乎无终,固难拟化生之事;今则非今,古则非古,岂容系世代之时。惟其职教,化以为心,不免和光,尘而示体。昔高宗御极,当岁在辰之九年,以殷正纪,时实斗柄,建寅之二月。忽睹阳景重辉之瑞,乃知真人出世之符。八十一年极太阳之九数,七十二相又元炁之一初。于北玄李谷以有光,视西蜀太官而为盛。由是姓名始着,风化斯行。访道元君,明学者必有师之义;隐德柱史,见圣人不遗世之心。流玄教,於中华;演浮屠,於西域。虽真仙隐显,本非世俗之能知;而纪传昭彰,证以天经而不惑。臣某等闻风谯郡,访古濑乡。抚遗迹之犹存,恨生世之不早。攀庭桧而飙轮已远,濯灵池而仙体难瞻。拜真像於丹青,无异睹青天於云雾;考丰功於简册,仅能得泰山之毫芒。空怀睠恋之心,莫寓皈依之志。钦遇降生之日,敬修庆贺之仪。九光甘液,白玉文英,遐想群仙之上寿;三玄紫奈,绛树丹实,缅怀万帝之称觞。正希林之宴方酣,岂浊世之欢肯顾。然道以慈悲而接物而。臣怀爱敬以事君,精念潜通,匪于其人,而于其意。高灵昭答,不享其礼,而享其诚。过望之私,不知其僭。臣等再拜致恭,上香亚献。

亚献,宣进状

臣闻:太初太易,无象无形,大道莫穷其宗祖;生天生地,神鬼神帝,玄功靡得而名言。惟古今道术,杂出於百家;而儒释黄老,并列於三教。虽礼乐,非名法兵权之比;然未如,无为自化之尤高。虽禅空异坚白同异之辞,然岂若不言善应之为,愈况灵宝真一之旨,洎金丹性命之方。大者,可以致神仙;小者,犹能芘家国。道尊德贵,是宜超上古而独存;巧妙功深,以故非中人之能识。纷纷曲士,往往危辞。或目以异端,或毁为外道。且自然至理,於兹又何加焉。彼小智自私,见其不知量也。臣谨与弟子某等,虽惭下俗,每诵玄经,闻神明之教而作兴,慕清静之风而洗濯。叹圣去以踰远,怜世降而愈卑。吾道非乎,独不见,太古羲农之俗;微言绝矣,孰能明,阴符道德之书。幸吾师震夙之辰,为我道兴隆之托。伏愿恢弘世教,振策宗风。三洞天书,愿全文之复出;无为上道,随浩劫以长存。乃若任造化以为功,齐太虚而比寿,皆真尊所宜素有,非小臣可得尽言。臣等拜手致恭,上香终献。

终献,宣疏

臣闻:天地相合,以降甘露;坎离既济,则生黄芽。以丹鼎英精,既迥殊於流俗;则红尘烟火,岂可奉於高仙。兹因酌水之仪,而效献汤之礼。黄昏一匕,探囊愿试於仙方;白雪九还,换骨蕲分於余剂。臣等虔恭捧扬奉献。

进汤,奉经

送圣

臣闻:神潜恍惚,无往不存。道在虚无,有求辄应。配渺渺大罗之境,而巍巍万有之尊。且求於色相者已非,矧拟以去来者踰远。然既因人,而仿为此礼;苟非循迹,而莫致其诚。是故香花灯烛,以表其宜;词疏表章,以通其意。荷高明之委鉴,惧亵渎之贻诛。兹贺礼之告成,非飙斿之可挽。伏想九光鹤盖,自碧落以来迎;八景龙舆,凌青冥而上返。臣等云霄极目,涕泗交颐。言有尽而意无穷,形虽疏而心甚迩。当年白鹿尚可访於谯城,异日青羊安得来於蜀郡。臣等下情不胜攀恋之至,谨稽首拜送。

回軿颂

太清道德显化仪